自编电视剧《花千骨》第二部第十九集第二十集

自编电视剧《花千骨》第二部第十九集第二十集

时间:2020-01-08 14:0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第十九集

花千骨安顿好一切之后,御剑飞到了万福宫上方,看看单春秋到底带着他的七杀魔兵爬山爬到哪儿了。说时迟那时快,才刚飞上去,花千骨就看见了单春秋黑着脸的带着一大片黑压压的大军杀到了万福宫。

看着空旷的蜀山校场,还有被金光笼罩大门紧闭的万福宫,单春秋原本就很黑的脸变得更黑了。

“看来你们蜀山都是些胆小之徒,以为躲到屋里不开门就没事了吗!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出来投降吧,说不定我还能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花千骨御剑缓缓降落在万福宫前。一身淡粉素衣,不惹半点尘埃,那淡然的双眸中,却不起一点波澜。婉约的脸蛋,看不出半点情绪,红唇粉嫩,却无倾国之笑,只是冷冷地点缀在那冰冷的脸上,那冷冷的气质,无疑在诉说着生人勿近。

那风华绝代的容颜,淡然冰冷的气息,再加上那身浅的跟白色差不多的衣裙,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想起了白子画来。这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白子画好不好!

长留 大殿内阁

“哇靠!这简直就是翻版二师兄啊!”笙箫默看着水镜里的花千骨,对这个小丫头越来越感兴趣了。

旁边的摩严更是是不停的赞叹花千骨是个好苗子,而衍道则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之前从未谋面的小徒孙。

蜀山

“看来单春秋你也不过如此嘛,爬个山也那么久。”花千骨玩味的看着这个被气到脸黑的“春秋大婶”。一天到晚管着杀姐姐,管这管那的,叫大婶也挺合适的。

“大胆!居然敢对我们单护法不敬,看我怎么教训你!”

旷野天说着就向花千骨冲了过去,刚想一斧子劈下去,花千骨手一挥,轻轻松松的就用桃木剑挡了回去,还把旷野天弹飞了,成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旷野天爬起来后惊悚的看着花千骨。怎么回事,他刚刚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打飞了!

“不可能!你刚刚用了什么妖术!”旷野天不服气的喊到。

“妖术应该是你们妖魔才最擅长吧,我可是一点都不会啊。”花千骨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你!我跟你拼了!”

“够啦!还嫌不够丢人吗!”

单春秋抬手拦住了想要再次冲向花千骨的旷野天,脸上的色十分精彩。真是一群**!气死他了!

“没看见她手里的剑乃桃木所制吗!**!”桃木向来对妖魔鬼怪都有压制的作用。

不知道为什么,单春秋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黄毛丫头感觉十分的讨厌!想了想大概是因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与那该死的白子画几乎一模一样吧!就连衣服的颜色也十分接近!

看来云翳所言不虚,今天确实是碰着个有点能耐的。不过有点能耐又如何,除了圣君和白子画又有谁打得过他,就算是他长留世尊也不过跟他不相上下而已!他就不信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十几岁的小丫头能有白子画厉害!

第二十集

“小丫头,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拿着一把桃木做的破剑就能一个人打败七杀吧。我劝你乖乖投降,不然待会可就没机会了。”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既然如此,那你就受死吧!”

单春秋怒吼着,一掌直向花千骨拍去,身后的妖魔大军也直逼万福宫。可惜的是跟山下一样,七杀魔兵被挡在了外面,无论他们怎么攻击结界,都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发出了吵杂的声音。

花千骨也一掌向单春秋拍去,两掌相撞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离他们近点的妖魔都被震飞到一丈以外。单春秋怕误伤更多魔兵,于是飞到了高处,花千骨也御剑紧追了上去。

地上的妖魔大军不停的攻击着万福宫的结界,空中的两人也是打的不可开交,旷野天好几次想要偷袭花千骨却都以失败告终,每次都是还没接近就被两人的掌风震开了。单春秋也没有客气,凝聚内力招招致命的攻向花千骨,花千骨也都一一化解。

一个十几岁的丫头居然能化解他五成功力的攻击,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修为,假以时日说不定又是一个白子画一样的障碍,还是趁早解决了好!思虑一番后,单春秋的攻击也愈发猛烈了。其实单春秋刚刚想的没错,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花千骨现在的修为已经是第二个白子画了,不过是花千骨隐藏了真正实力罢了。

单春秋的攻击越发猛烈,花千骨可以感觉到他又加了两成的功力,看来是起了杀她的决心了。虽然如此,花千骨还是像方才那样只守不攻,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拖住单春秋。

慢慢的,随着单春秋越来越狠辣的攻击,花千骨也渐渐开始吃不消了。之前帮清虚道长疗伤已经耗了她不少仙力和真气,在万福宫设的结界也耗着她的仙力支撑,现在又跟单春秋耗了这么久,她都快支持不下去了!

各派支援到底什么时候到啊!花千骨心里仰天长叹。

随着花千骨的消耗越来越大,万福宫的结界也开始出现了一些裂痕。花千骨见状又分了不少仙力去维持结界,结界的裂痕又开始慢慢消失。

就在这时,趁着花千骨分心出现了个破绽,单春秋猛地一下用八成功力击碎了花千骨脚下的桃木剑。花千骨是去了平衡,眼看着就要往地面直摔下去。

这么高摔下去,不死也重伤啊!花千骨心里还没嘀咕完,就看见单春秋又一掌攻向自己。花千骨现在也没办法躲开,只能用尽全力去抵挡这一掌。单春秋这一掌用了十成功力,花千骨虽然用尽全力去抵挡了一部分的伤害,但还是受了重伤。

花千骨只觉得喉咙一阵腥甜,嘴角便涌出一丝殷红,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受死吧!”说着,单春秋又一掌向花千骨身上击去。

花千骨还在不断下坠,她刚刚受了重伤,要是受了单春秋这一掌再摔下地面,她必死无疑。花千骨认命的闭上眼睛,没想到重来一次竟然这么快就要结束了。

就在单春秋快击中花千骨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接下了他那一掌,单春秋也被反弹的力量所伤,瞬间弹开。

空中闪过一道银白色光芒,一个白色的身影裹挟着疾卷的风向花千骨飞去。

花千骨突然感觉自己的下降停止了,好像被什么人抱在了怀里。身体冰冷着,没有任何被拥抱的感觉,可是闻到那熟悉味道的瞬间她的大脑便停止了运行。